首页我是全能技工

第20章 由一见钟情引起的胡思乱想

作者:永誓不贰      字数:3751

    要知道李晓菲可是一个一等一的大美女,宋晨还一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出现在这所宅院的大门时,想到了一件事情,俺好像还是她的杀父仇人,虽然是被冤枉的,但冤屈还没有完洗清。

    这下尴尬了!

    咚咚咚,敲门声响起,我宋晨什么都怕,就是不怕尴尬。

    来开门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,脸上两个大酒涡,一双机灵的大眼睛,是一个灵气十足的可爱姑娘。

    平时一见到他就蹦蹦跳跳的小丫头,今天小脸上却透露出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复杂神色。

    前任宋晨是拿她当妹妹看待,时不时替她买一些零食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就是这个晨哥儿被刑部逮捕,说他就是杀害老爷的罪魁祸首,晨哥儿突然变成了小姐的杀父仇人!

    当看到李晓菲的那一刻,宋晨身上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,他被电到了。

    李晓菲看着宋晨,漏出了复杂的神色,这个对她非常体贴的男人,这个被她用来作挡箭牌的男人被别人怀疑是杀害自己爹爹的凶手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是真的,她不信,她不信,她并不信。

    可是当所有人都这么说的时候,猜疑总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也许宋晨与她亲近的唯一目的,就是为了套取神臂弩的不传技艺,正是她自己造成现在的局面!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与这个家伙接触的话,她跌不会消失,这一切就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当有重大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,就会有‘责任’这个词出现,这世界绝大多数人,会把责任归咎到别人身上,有部分人总是向内的,把责任部往自己身上摞。

    这个坚强的女孩属于后面这一种人,这类人往往会得到宋晨的敬意,这种敬意发自他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此时的这个姑娘,正在刨木面,她坐在一根长长的木条凳上,用纤细的双手,来回在木条上滚动,木片纷纷落下。

    制弩才是追思自己爹爹最好的手段,坚强的姑娘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他,这个男人,被这个劳动的场面震撼到了,女人,即使是在女子能顶半边天的后世,也很少有女人会干这种活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奇特的女子,宋晨很喜欢拿着活动扳手修汽车这一类型的女人,金属与玫瑰的完美结合。

    当然毫无疑问呢有一个前提,要是美女才行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女孩,有着小麦色的皮肤,这是经常劳动的光荣标志,虽然她是坐着的,也看得出来她是一个高挑的女孩,有一双长长的细腿,秀丽的头发,修长苗条的身材。

    那一袭秀丽的黑发,随着她的刨木,而来回飘动,宋晨联想到了《变形金刚》女主角修理汽车时的画面,鼻子都要流鼻血了。

    哇,怪不得,那个吕天一要与他争这个女孩了。

    一种强烈的情感在宋晨的心灵里产生,这种强烈的情感,不只是男女之间的爱欲,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其它感觉,可从灵魂意义上来说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‘她’。

    这是一见钟情吗,可他宋晨从来是一个不相信它,并且说一见钟情是‘漂亮的谎话’,他认为这只是风流的男人,见到漂亮女子时用来搭讪的一种说辞,甚至就是一块好看的遮羞布而已,归根掘底还是爱欲罢了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人,为什么第一次见面,就会对女孩产生一种超越爱欲的情感呢。

    顿时打了一个激灵,莫非是原来那个‘宋晨’还有一部份残留在他体内,一冒出这个念头,就吓了他一跳,如果那样,他还是完整的他吗?

    如果说别人的记忆出现在自己的记忆库里,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,只以rvb格式存在形式,‘别人的记忆’只是相当于看了一部十分逼真完整的蓝光电影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认为,看了一部活灵活现的电影,灵魂就会受到污染。

    或许他可能被电影里的情节勾起了恐惧、爱、恨这种强烈的情感,但电影依然是电影。

    这他还能接受,甚至对他来说‘前任的记忆’还是一个上天的馈赠,利用好它,就可以免于被这个世界的人发现自己是异类,一个作弊者,还有一个穿越者。

    如果‘前任的记忆’以exe的形式存在于自己的灵魂里,程序文件可以说是可执行动作的一系列命令,‘自己这个操作系统’就可能被这个‘病毒程序’影响甚至控制。

    前任的情感、好恶、喜好、爱和恨不知不觉中成了自己的一部分,无时无刻的影响着他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灵魂‘污染’了,我之不为我了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就是死亡了,甚至比死亡更为凄惨。

    宋晨在前世可是一个涉猎非常广泛的人,哲学就是其一,常常思索一些想当然的问题,一些被众多的‘聪明人’说成吃饱了撑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,前任只是以rvb的形势存在于自己的物理记忆里,情感的记忆和逻辑的记忆都隔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那时他虽然有对这个小麦色姑娘的很有好感,无非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初遇一个美丽姑娘的那种冲动,根本没有达到他对她此刻的情感!

    现在有了,也许只是比荷尔蒙稍微复杂一些的东西在作祟,过分地吓自己并不是一个理智之人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宋晨,你搞那样,以前虽然觉得你经常嘻嘻哈哈的人,没有想到你这么不正经,现在哪个时候了,还色咪咪地盯着我家小姐看!”小丫头怒目圆睁,显得很生气,一如既往地用川音骂道。

    被比自己矮个头的小姑娘教训,饶是宋晨的脸皮被娱乐至死的后世加持过的,脸上还是有着微微发烫的感觉,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,显得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小玉儿,不要这么讲!”李晓菲终于回过神来了,她转过身来,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美目里含着复杂的情感。

    还好她情感的天平仍然倾向于宋晨的,她哭过,脸上还残留着泪痕,宋晨感受到能抡扳手美女的悲伤,这种悲伤似乎并不是因为丧父造成的,具体为什么他也不清楚。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